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主题 > 寄生虫病防治 > 其他
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2010年11月第三次国际会议报告
发布日期: 2011-08-31 浏览次数: 撰稿人: 部所: 字体:

背景

人兽共患病是由可以从动物(哺乳动物和鸟类)传染给人类的传染性病原体(病毒,细菌和寄生虫)引起的各种不同的疾病;这些动物源性的病原体可以直接或间接由污染物或病媒昆虫传播给人类。

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的人兽共患疾病,如疯牛病,禽流感,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A型流感(H5N1),已经出现并引起全球暴发。这些暴发导致全球经济在国际贸易和旅游业减少了估计数十亿美元。2002-2003SARS暴发,全球估计花费为110亿美元。由于全球公共卫生和更大经济损失可能性的潜在影响,导致大规模对发展早发现,控制和减轻这些疾病影响的战略的国际支持。

另一组人兽共患疾病也对受影响的人口带来经济和健康负担影响,却仅获得很少的国际支持。这些疾病被称为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它们主要影响发展中国家农村饲养禽畜的贫困人口。它们包括各种不同的疾病,如炭疽,牛结核病,布氏杆菌病,包虫病,脑囊虫病,狂犬病和锥虫病。这些疾病不容易跨越国际边界传播,因此对流行国家以外的国际贸易或人类健康构成的威胁不大。

疾病负担

很少人对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疾病的负担进行定量,而且这种估计明显受到漏诊和漏报的混淆。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疾病负担报告(从1990年开始)2004年的更新,目的是跨疾病、危险因素和地区对疾病负担进行评估。疾病负担的测量指标是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疾病负担的报告中仅包括一个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人类非洲锥虫病(HAT)。此病估计负担的比例可直接归因于人兽共患传播。综合的全球残疾调整生命年用于估计其他两种疾病:狂犬病,包虫病。对于这三种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在贫困社区疾病负担为> 2 000 000残疾调整生命年。缺乏其他人兽共患疾病数据意味着,仅有很少的证据证明需要对这些疾病的控制给予更多的投资。

世界卫生组织倡议全球食源性疾病负担估计的目的是对通过不安全食物传播的疾病的严重程度和规模提供一个更准确的了解,其中一些疾病是由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引起的。通过主动的工作,在同行评审的文献上可以找到泡型包虫病全球负担和脑囊虫病的频率(主要研究伴有癫痫的患者)的新资料。其他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由食源性疾病负担流行病学参考小组评估,包括囊性棘球蚴病,布鲁氏菌病和牛结核病,钩端螺旋体病由钩端螺旋体病负担流行病学参考小组评估。

健康负担是这些被忽视疾病的影响的唯一组成成份。因人兽共患病导致牲畜死亡率的增加和生产率的下降,危害了食品安全也给创收的机会产生不利影响。畜牧业往往会给生活在贫困社区的人们提供一个重要的生存策略,因为人们经常会卖掉小动物筹集紧急支出资金,比如住院治疗和药品。当这些疾病影响了牲畜,使人们在最需要的时候却没有了这个关键的应对策略,这会使社区陷入债务中。当把成本效益考虑进去时,对畜牧业损失的成本进行定量的重要性就会清楚地显现出来。例如,如果仅考虑人的成本,每一例包虫病伤残调整生命年的成本,大约等同于每一例非洲疟疾的伤残调整生命年的经济成本。如果考虑人和动物两方面可以预防的损失在内,控制囊型包虫病带来的益处将增加2倍。因此,只有评估社区健康和经济两方面的成本,资源才能合理地分配。

由于人兽共患疾病的传播机制,因此各个系统和部门必须共同努力来控制这些被忽视的疾病。控制这些疾病的干预措施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例如,直接针对动物宿主的干预,如对牛只接种疫苗预防布鲁氏菌病,可以降低人的伤残疾调整生命年,其成本等于或低于那些已经公认节约成本的干预措施。这些干预措施减少了人群不良反应的风险,并在改善牲畜的健康和生产力方面,有显著的良性外部效应。

第三次国际会议

2005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已召开了一系列国际会议,召集利益相关者以增加其对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的认识,和提倡更多的资源以开展研究和执行控制策略。201011月召开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疾病的第三次国际会议,它是在由世界卫生组织和英国国际发展部动物健康项目组织的前两次会议的基础上召开的。在2005年第一次会议上,讨论了控制人兽共患病是减少贫困的途径。在2007年的第二次会议,讨论了在非洲这些疾病的综合控制。

第三次会议于20101123-24日在日内瓦举行,约100名来自世界卫生组织所有成员地区的代表参加,代表了致力于人类与动物健康共同问题的所有学科。这次会议的目标是,确定在国家,地区和全球各级水平,长期预防和控制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的挑战和机遇,并回顾以社区为基础的干预措施的进展。与会者还讨论了由政府服务和非政府组织支持的社区,如何能参与并有助于预防和控制这些疾病。会议还讨论了一些国家防治这类疾病的成功案例,包括乌干达对抗人兽共患锥虫病所作的努力;秘鲁、菲律宾和塞拉利昂对抗狂犬病;中国对抗包虫病所作的努力;和赞比亚对抗囊虫病的努力。讨论的其他问题还包括易流行的人兽共患病,如在非洲之角的裂谷热以及钩端螺旋体病。

 

   以下是会议的重点讨论和结论。

  • 与会者承认,自2005年和2007年的国际会议以来,工作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特别是:评估疾病的健康负担和经济负担;建立特定疾病的分区、地区和全球网络;建立公共-私人的伙伴关系;和启动了现场实施、科研和发展项目。
  • 会议强调了控制这些疾病的成本效益,这不仅保护人的生命,而且通过保护牲畜和其它家畜使生活得到了保障。
  • 大会发言人强调了某些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预防、控制和可能消除的可行性,这些疾病已经有有效,可操作的和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并且通过3-5年的实施研究将有成套的控制程序。
  • 与会者还注意到,随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专业技能和对发展中国家能力加强的资助都在不断减弱的情况下,来源于大多数卫生经费用于预防和控制工作以及这些疾病的应用研究的投入均严重不足。

本次会议建议经费的确定和优先分配给:

(一)扩大控制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疾病的干预,在选定的环境使用已经有记载的,但没有被转变为以证据为基础的干预的研究产出作为干预措施;

(二)开展短期和长期的研究,在规模上改善和维持控制这些疾病;

(三)对受这些疾病严重威胁当地社区的国家,实施全国公共卫生服务和兽医服务在监测,预防和控制全方位的专门培训。

作为实现这些优先事项,会议要求

(一)制药公司拓宽他们的合作和资助范围,包括医药产品和发展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干预所使用的疫苗;

(二)秘书处的工作是在国际提供资金的团体中,增进对这些疾病在当地,地区和全球影响的认识;

(三)提供资金的机构要考虑被忽视的人兽共患病作为其投资组合的组成部分,以协助各国政府支持受这些疾病影响的社区。

 

 

邓卓晖 译自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学周报 WHO Weekly epidemiological record 19 august 2011, No. 34, 2011, 86, 367?370, http://www.who.int/wer

 

(翻译:邓卓晖  寄防所  2011-8-30)

相关信息 TOP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