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主题 > 环境与学校卫生 > 环境与健康
饮水思源----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发布日期: 2014-04-10 浏览次数: 撰稿人: 部所: 字体:



    2011年下半年,重金属一再染指“生命之源”,而四川绵阳的锰污染与云南曲靖的铬污染,更是经微博传得沸沸扬扬。绵阳市和曲靖兴隆村,一个城市一个农村,迥异的元素,引发同样的危机。

    四川绵阳出现锰污染事件后,政府立马出手,很快就化解了危机。通过一幅幅现场图片,我们看到了政府应对的态度与实力,虽然受影响的人不少,但没什么负面新闻。

    相比之下,曲靖的事就显得绵长拖沓,20多年的铬污染直到现在才报道出来,连远在广东的群众都担心珠江水源被波及。

    地球是个水球,水占了全球约四分之三的面积,日常起居,吃喝用度,水都是我们不可缺少的,它的安全,绝对举足轻重。

    问题来了----

    突然有重金属污染水源,常规的监测能迅速发现吗?

    发现超标的污染物质,现有的技术能将其处理殆尽吗?

    应对突如其来的水污染,居民饮用水的安全有保障吗?

    市面各种各样的饮用水,有没有高下之分呢?

    家用的净水设备,有说明如何定期清洗、更换过滤芯吗?

    一天至少要摄入多少水才有利于健康,大家心里有数吗?

    …………

    一年之始,万象更新。这一期,我们不妨----

 

共探生命之源

策划:本刊策划部

执行:吴加加

指导专家:曹永旭(珠江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副总工程师)

          李复兴(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所长、教授,国家发改委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饮用水产业委员会主任,世界水文化研究会会长)

          马冠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食品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营养学会常务理事)

          张建鹏(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学校卫生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

饮水思源----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重金属,染指“生命之源”

    绵阳市政府26日发布通告,绵阳市26日监测出涪江江油、绵阳段水质锰和氨氮超标,提醒市民不要饮用自来水。目前,绵阳市已采取集中送水、调度成品水等方式,解决饮用水问题。

                                    ---- 新华网 2011年7月27日

    今日上午10时,绵阳城区所属各水厂出厂水和管网末梢水水质各项指标全部合格,均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市政府今日中午12时解除水污染警报。

                                    ----中国新闻网 2011年7月29日

    云南省曲靖市越州镇铬污染废水可能污染珠江源头的消息,成为广东省西江沿线居民关注的焦点。记者昨日从省环保厅、省应急办等部门了解到,南盘江铬污染未影响广东。

                                    ----《南方都市报》 2011年8月14日

    中国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调查组17日发布消息称,调查结果显示“铬渣非法倾废致污事件”是一起影响人畜饮水安全的严重事件。

                                    ----中国新闻网 2011年8月18日

    在这些突发污染事件之后,每天都离不开水的人们对饮用水安全问题的关注度极大提高。就以上重金属污染水源的事件,本刊记者走访了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张建鹏副所长以及他的同事,负责水质监测的何昌云医生和曲亚斌医生。

    广东水质,未受影响

    在张建鹏看来,上述绵阳的情况,属于比较极端的,已经到了应急状态,若非不得已,政府部门也不会走这一步。若是这种情况出现在广州、深圳之类人口更多的大中城市,可能会引发更大的恐慌。一般来说,相关职能部门是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的。

    而云南曲靖铬污染可能影响广东饮用水的消息,通过微博转发急剧扩散,很快,广东政府就有了回应。“一方面,省应急办通过卫生厅,指示我们收集数据资料;另一方面,卫生部要求西江沿途地区加强水质监测工作。收集什么资料呢?包括近几年我们在西江干流沿岸城市(如肇庆、佛山、顺德、中山、珠海)饮用水中的铬浓度水平。通过对这些城市的饮用水水质卫生监测数据分析显示,出厂水、末梢水中该指标均未见超标。因此,这方面的担心目前是没有必要的。”曲亚斌介绍道。

    对于微博上关于铬可能污染水源,以致人心惶惶的转帖,张建鹏是这样看待的:“这条消息的扩散,其实有利有弊,它一来反映了公众对饮用水安全问题的高度关注;二来也透露出人们对饮用水政府监控环节缺乏了解。

    “水体本身有自净能力,自然稀释、河沙沉降、微生物自净等作用,都会使重金属和有机物含量越来越低。假如上游有污染,只要不是短时间高浓度强排放,就只会局限在一定范围内,逐渐减轻,到一定距离后就稀释怠尽了。

    “云南曲靖,从水路来讲,离广东有上千公里,这么远的距离,从逻辑上判断,抵达广东时有毒物质肯定已经过层层稀释。而且,沿路有水利、环保、供水等行业多重的监测,就算稀释至不完全达标的水平,他们肯定会先发现问题。而各地政府、相关部门会有信息系统的沟通、通报。既然上游的省份都无恙,就没必要先担心广东受影响。”

    珠江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曹永旭副总工程师也证实了监测的严密性:“水利部门在各个流域的断面会有一些在线监测,如果水源指标有异常,我们会先发现、上报。”

    水厂传统工艺,未能尽除污染物

    目前自来水厂处理水的技术,能将可能出现的有害物质都消除殆尽吗?

    据张建鹏介绍,目前自来水厂的常规工序,不可能将所有有害的东西都处理掉。例如对某些重金属、有机物,传统工艺是处理不干净的。不管是大水厂还是小水厂,工艺一般都是沉淀、过滤、消毒;先进一点的,可能会增加活性炭吸附、深度处理。而用于桶装纯净水的反渗透处理技术,基本上可以把重金属处理干净,但制水成本高,一般自来水厂花费不起,目前经济水平远远难以支撑。

    是不是没了反渗透处理,面对重金属污染水源时,饮用水安全就岌岌可危了呢?

    “这说法也不对,”张建鹏解释,“每个城市都有备用水源,其水质、水量保障是通过科学论证的。大城市都有多个水厂,有应急水源,管网是联通的。例如,平时都用A江的水,如果A江水源出了问题,可以采用B江的水。同时,水厂之间也有联网,假如某水源出了问题,暂时处理不了,出问题的水厂可以停掉,用别的水厂供水,还是可以保障居民用水的。饮水安全是重大民生问题,政府部门职责明确,不遗余力去保障,老百姓知道有这么多监控环节,就没有必要过分担心。”

    水处理,反渗透技术独领风骚

    渗透是一种物理现象,在半透膜分隔下,水会从浓度低的溶液流向浓度高的溶液(即从含水多的地方流向含水少的地方),直到两侧溶液浓度平衡为止。当两种含有不同盐类的水用一张半透膜分开时,含盐量少的一边的水,会透过膜渗到含盐量高的水中,而所含的盐分并不渗透,直到把两边的含盐浓度融合到均等为止。不过,要完成这一过程,需要很长时间。

图 纯水通过半透膜向盐溶液渗透

    如果在含盐量高的水侧,施加一个压力使上述渗透停止,这时的压力称为渗透压。如果压力再加大,可以使水向相反方向渗透,而盐分剩下。反渗透除盐,就是在有盐分的水中,施加比自然渗透压力更大的压力,使渗透向相反方向进行,把盐水中的水分子压到膜的另一边,留下无机盐、重金属离子、有机物、胶体等物质无法通过半透膜,从而获得洁净的水。

    反渗透是目前最为先进和最节能的膜分离技术之一。据介绍,它的膜孔径很小,能去除滤液中的离子范围和分子量很小的有机物,如细菌、病毒等(去除率高达97%~98%),广泛用于海水或苦咸水淡化、电子医药用纯水、饮用蒸馏水、太空水的生产,还应用于生物、医学工程。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所长李复兴教授强调,在纯净水的处理过程中,常采用两级反渗透才能达到国家纯净水标准中关于电导率的要求。

    链接:饮用水监测的三大环节

    水源:水利水文部门有常规的水源地水质监测、环保部门

    供水制水:建设/水务部门、自来水公司、水厂等

    出厂水、末梢水:卫生部门

    链接:武江锑污染,三大监管部门各司其职

    2011年7月,湖南上游出现锑污染,影响到广东韶关的武江。当时广东启动省级应急。

    首先,环保、水利部门加大了对上游来水各个断面水质、水量的监测,数据汇总给建设、水务部门(自来水公司、水厂),指导制水工艺处理。

    其次,最关键的,是自来水厂的处理技术。出现这种金属污染,按以前常规方法不能完全处理掉,应急情况下,要有专门技术,处理特定污染。当时韶关与乐昌的水厂本身技术能力不足。建设厅采取的办法,是从广州自来水公司抽派专家到韶关,先在实验室小规模地做实验,通过调节剂、氧化剂、pH值等的调节,取得成效后,再应用到制水生产环节中,把锑降解下来。

    再次,卫生部门加大出厂水、末梢水的监测力度,研判水质是否合乎饮用水卫生标准。

    由此可看出,在保障饮用水安全问题上,若政府各个部门职能明确,分工清楚,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神秘的“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情况的。

    链接:生活饮用水,现标准从严

    2007年7月1日,《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 5749-2006)强制性国家标准和13项生活饮用水卫生检验国家标准正式实施。这是国家首次对1985年发布的《生活饮用水标准》进行修订。新标准中,饮用水水质指标由原标准的35项增至106项,增加了71项。其中,毒理指标中无机化合物由10项增至21项,有机化合物由5项增至53项。在标准范围内,长时间、大量喝这种水,终身饮用没问题。

    监测网络,环环相扣

    说了这么多,都是关于监测的事情。但这些监测的项目,真的把可能的污染物都包含进去了吗?会不会有漏网之鱼呢?

    张建鹏对此的回答是----不会。

    据介绍,水质的监控指标,是根据流域的地质特征、产业结构来制定的,可能存在的污染,都会包括进去。例如有可能对某个江的水源造成污染的重金属指标。至于当地地质和工业、农业都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物质,一般不会列为监测指标,避免浪费人、财、物资源;有些污染物不是经常有的,只是很偶然的出现,也不一定列为常规项目。这很容易理解,投入、成本越高,安全风险越低,反之也然。但从实际出发,如果每次都作全分析,一来需时较长,二则成本很高。

    同时,除了常规监测,还有应急系统在运作,针对一些小概率事件。比如,哪个地方运载有毒物质的车子翻进了河道,监管部门肯定会知道,马上启动特定毒物的监测。哪个工厂的工艺出了问题,它用什么原料,产生什么东西,可能有什么污染,监管部门也很快会知道,并进行针对性的监测。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学校卫生所 张建鹏 供稿)

相关信息 TOP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