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介绍

H5N6、H7N9、H5N1……代表的是不同的流感病毒,H和N分别是流感病毒表面的两种蛋白质。目前,科学家已经发现HA可以分为1-16种亚型,NA可以分为1-9种亚型。理论上,这两种物质随机组合,就可以形成一百多种不同类型的禽流感病毒。

预防禽流感要做到“三要三不要”,即:接触禽鸟以后、饭前便后要洗手,出现呼吸道症状要早就医,禽鸟类的蛋和肉要煮熟后再吃;不要食用病死禽鸟肉,不要购买来源不明的禽鸟类产品,尽量不要与禽鸟接触。

分享到:
  • 专题信息
华农团队研制出国际上首个H5亚型禽流感疫苗
发布日期: 2017-06-04 浏览次数: 撰稿人:信息宣传科 部所:办公室 字体:

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研究所工作人员在进行常规研究。南都记者 钟锐钧 实习生 翁思成 摄


廖明团队

团队由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教授廖明带领,共有包括华南农业大学、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乃至公司等至少15个人员共同参与。

研究第一完成人为廖明,他主持全面工作、技术指导、项目规划。第二完成人为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教授亓文宝,负责禽流感病原学研究、疫苗研制和流行病学研究。第三完成人为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研究员蒋桃珍,负责禽流感疫苗研制和综合防控技术研究。

2013年10月,H10N8禽流感病毒,在全球首次被发现突破人的屏障,传染到人身上。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范围新出现的传染病和重新出现的传染病中,有半数以上跟H10N8一样,能从动物传染给人,比如禽流感。

搜寻这类病原的踪迹,研究其生长特点,并试图阻击它们,是近十几年来,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动物传染病教研室廖明教授团队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今年的广东省创新发展大会上,该团队完成的“重要动物源性人兽共患病防控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获得了2016年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发现H10N8

2013年,江西省通报,在一患者的标本中检测出甲型流感病毒,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一步检测,确定为H10N8禽流感病毒。重症肺炎,是禽流感病毒潜藏于人类的“信号”。

甲型流感病毒通过病毒上血凝素蛋白(HA)及神经氨酸酶蛋白(NA)的随机组合,可以形成上百种“兄弟”亚型,目前已知有16种HA亚型和9种NA亚型,在这之前,H10N8只是其中名不见经传的一个亚型。

此时,近八百公里开外,这一消息也引起了廖明团队科研人员们的高度关注。早在2012年,他们就曾与这一病毒打了次照面。

当时,团队成员在做流行病学调查时,从活禽交易市场里的鸭身上分离到H10N8禽流感病毒。这是该病毒首次在国内的家禽上现身,“作为研究来讲,它是一个特殊的材料,当时发了篇比较好的文章,然后就放下了。”

该患者的过世,让这个农业部的禽流感专业实验室的声音变得举足轻重。在与江西省疾控中心商量后,从该患者身体上分离出的病毒样本被送到实验室。对比研究发现,从鸭和该患者身上分离的两个病毒,“从基因组成上有相似性,但亲缘关系不是很近。”

“该患者感染的病毒可能是经过国外野鸟和国内鸭、鸡的病毒重组后形成的。”他们判断:动物职业人群可能存在一定的感染风险,且广东部分犬只很可能曾感染过H10N8病毒。

H10N8只是廖明团队的科研发现中的一个缩影。十几年来,该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报道了7个具有多种亚型重组、跨洲际基因型重组、跨种间重组等特性的禽流感病毒,“包括H5N1,H5N3,H10N8,H3N2等,发现了这些亚型的组成方式的特殊性。”团队还发现或证实了不同禽流感病毒PB2蛋白的4个氨基酸位点在禽流感病毒跨宿主传播中起重要作用,为破译禽流感的传播机制提供了重要线索。

水禽成“助推器”

人类与禽流感病毒的博弈,路漫漫而修远。而中国地域糅合了各种生态因素,与禽流感的关系非常密切。廖明介绍,中国家禽养殖量大,品种多,养殖方式多元化,集约化、散养等方式混杂,活禽运输和贸易频繁,交叉感染风险高,加之人口众多,使得中国成为禽流感重要疫区之一。而养殖大省和候鸟迁徙的必经之地,这些特点在广东又体现得尤为明显。近年新出现的引起较大关注的禽流感病毒,有不少都在广东最先发现,其中包括H9N2、H5N1、H10N8等。

通过流行病学的调查,除了要让重组的病毒“现出原形”,团队还在试图破解广东这个特殊环境下,病毒流行传播的“密码”。

“我们新发现的很多禽流感病毒变异体都带有水禽源毒株的踪影。”

水禽包括鸭、鹅、雁等以水面为生活环境的禽类动物。廖明说,研究表明,水禽与几乎所有禽流感病毒都可以和谐共处。病毒很容易感染水禽,并通过水禽携带而污染环境或传染给其他家禽。所以,无论是养殖环节,还是活禽销售环节,都不宜将不同的家禽混在一起。

廖明说,中国家养水禽占全世界的75%,“跟国外相比,国内流行的禽流感相当复杂,该病的防控重点在家禽,而家禽的防控关键又在水禽。”

研制成功用了六年

如果说流行病学调查是为了解析和“追踪”禽流感,那疫苗的研制则是和禽流感来了一场正面“阻击战”。

这场战役的主角之一是H5亚型禽流感病毒。1996年,H5N1病毒在广东南海的鹅现身后,1997年在香港报道了人直接感染和死亡的病例,2004年全国多地爆发家禽的H5N1疫情,造成大量禽只死亡。这次惨痛的损失,以及该病引起世界高度关注公共卫生风险,也让国家确定了免疫、生物安全防控、扑杀三种方式相结合的措施。

结合前期的研究基础和防疫需要,研发一个水禽专用的抗H5亚型禽流感疫苗就成为廖明及其团队的重要工作目标。

对于一个好的疫苗来说,制苗用的种毒挑选极为关键。

2007年,在一次日常采样监测中,团队科研人员从广东的鸭身上分离到一株H5N2病毒,经过大量测试,证明该病毒的各项指标都非常符合制备疫苗的需求,是一株非常优秀的种毒。这一结果让团队沸腾了,廖明感叹:“在这么多的H5亚型禽流感病毒中筛选到一株适于制备疫苗的天然弱毒株,可能比买中彩票的几率还要低”。“因为它要同时满足多个条件,包括在生产过程中安全、免疫后在各种家禽体内诱导抗体上升速度快、均匀度好,对全国多地出现的病毒都有交叉保护能力等。”这一毒株也被命名为“D7株”,D取自“鸭”的英文首字母,以纪念那只携带疫苗毒株的鸭。

从拿到疫苗毒株到研制出水禽专用“H5亚型禽流感灭活疫苗”并成功上市,总共花了漫长的6年时间。这也是国际上首个专用于水禽的H5亚型禽流感疫苗。

疫苗上市3年后,销售额超过3亿元,在全国家养免疫水禽中的使用率超过50%.十几年的研究,能获得如此成果,廖明感慨“很不容易”,“它不仅推动了家禽业的发展和水禽免疫率的提高,而且在保护人的健康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除了禽流感,廖明领导的重点实验室还在沙门菌病、弓形虫病等人兽共患病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突破,发现了这些细菌、寄生虫在华南地区经动物感染人的新途径。

“我们的研究更好地揭示了那些在畜禽中造成严重危害,对人的健康也有严重影响的病毒、细菌产生出的流行特点和感染机制,探索建立了有效的防控方法,让人不再谈病色变。在研究中,真的能深切体会到一个科学家的价值。”廖明说。

出品:南方都市报 科学新闻工作室

主持:陈养凯

采写:南都记者 阳广霞 贺蓓 通讯员 方玮

(转载自 南方都市报)

相关信息 TOP 关闭窗口